七砚

开心(〃∇〃)

【叶周】长干里(完)

*叶叶生日快乐!!!!


(14)

酒醉事件后后,周泽楷一直想躲叶修。酒喝得不够多,他没断片,闭上眼仿佛就能看到自己主动坐、到叶修身上,淫、靡地摇动着腰、身,还有那些问题,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问得出口。

好在别墅地方够大,叶修还要处理公务,周泽楷在随处乱转时看到了台球桌,有些手痒。

他是跟叶修学的,那时他和叶修刚刚恢复联系,开心之余未想在校门口被堵了,和几个男生打了一架,之后关系反而变好。可能之前许老板的事挑动起他叛逆的那根神经,那几个月,如果不是和叶修有约,下课后他经常跟着那几个男生出去玩。都是富家子弟,他冷眼看那些男生搂抱着漂亮的男孩女孩,炫彩灯光下推杯换盏。他身边也有个女生,那些人叫来的,可能是周泽楷表情太冷淡,女生不敢说话,默默坐在他身边。后来女生怕他无聊,提议去打台球,一堆人哗啦啦迎合着下楼去台球室,正好碰到了叶修。

叶修穿着宽松的T恤运动裤,随意地靠坐在沙发角落里,懒洋洋的,却始终是众人目光的焦点。

周泽楷在看到叶修的一瞬间心跳了一下,出了一手冷汗。

影帝叶修和叶家少爷叶秋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在他们这个圈子里众所周知,男生们闹不清这是哪个,怕认错了人尴尬,干脆假装没看到叶修,推着周泽楷去空桌上打球。

女生一直跟着,见要开球了,去一边挑了一杆做工精致的球杆,含情脉脉地递给周泽楷。周泽楷低着头没接,顿了顿才说:“不会。”

男生们隐约知道周家家风严谨,周泽楷跟他们出来玩时的拘谨他们也看在眼里,有心带他,把女生推向他:“你不会小颖会呀,让她教你。”其他人也跟着哄笑开了。

周泽楷长得好看,小颖也有心献媚,此时有了机会自然不会推让,走到台前作势要开球,却被人拦住了,她抬头就见俊秀的男人扫了她一眼,明明是很清淡的一眼,她却出来一身冷汗,不由松了球杆。

球杆被男人接住了。

叶修微笑着看这群人:“要打球吗?带我一个。”

男生们面面相觑,倒没拒绝。

叶修的球技不知是什么时候练的,开球后他为先,也没给这群小少爷留面子,一杆一球,等到扫空了球桌,身边人才反应过来给他鼓掌。他只笑笑,看向周泽楷:“小周,玩够了吗?我送你回家。”

周泽楷乖乖地走过来,点点头跟着他走了。

到周宅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周父周母都不在家,偌大的房子安静地蛰伏在静谧的夜里,没有一丝光亮。

叶修手指敲着方向盘,看着眼前的宅邸若有所思。

周泽楷不安地等待着,他想过叶修会问哪些问题,也想好了答案,叶修那么宠他,不会真的生气。但他没想到,直到送他回到卧室,叶修也只是去给他热了杯牛奶,在门口清清淡淡地说了一句:“明天下午放学我去接你。”

第二天那些男生来问他怎么回事,他只摇了摇头。放学后叶修果然等在学校门口,带他吃过饭后,去了一家台球俱乐部。

叶修开了个单间,关上门也将嘈杂的声响关在门外。叶修脱了外套,拿起一旁的球杆,随意坐在球桌边,扫了周泽楷一眼:“去挑球杆。”

周泽楷依言挑了。

叶修垂下眼睑,看着手下的球桌,先把规则说了一遍,才上手正式教周泽楷。他声音不大不小,尾音黏连,像是没睡醒,看向周泽楷时眼神平静,如一汪深井,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周泽楷知道,叶修是真的生气了。他不知该怎么办,叶修没提昨天的事,这让他无从解释。叶修纠正姿势时手握住了他的手,呼吸近在耳边,他转头看叶修,可叶修的眼睛只停留在球和球杆之间。他垂眼看叶修的手,白净,骨节分明,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一双手。

他轻声说:“对不起。”

叶修放开周泽楷站到一旁,眼睛在他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叹了口气,揉揉周泽楷软软的头发:“以后想去哪,想学什么,跟我说,我带着你。别跟其他人乱跑。”

彼时小少年的身高将将到他的肩膀,顺着他揉头发的力道将头靠过来蹭了蹭,才抬头眨巴着眼说:“好。”

他气还没消,但心已经软了,舍不得再让小少年不安忐忑,丢下一句“自己练”,出门去抽了两只烟。店主人是他的好友,跟过来八卦地问是怎么回事。他吐出嘴里的烟,似笑非笑地:“孩子不听话,带过来管教一下。”

店主人瞠目结舌,第一次听说管教孩子要来台球俱乐部的,感慨完才想起问:“不对,老叶你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叶修吸完最后一口烟,摆摆手回房间。

 

晚饭时叶修见周泽楷还没下来,上楼就看到周泽楷正坐在台球桌上,上身微微后仰,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小臂轻挥,一球入洞。周泽楷打得专注,未留意叶修已经过来,被抱住时吓了一跳。

叶修虚扶着让周泽楷跳下来,看他意犹未尽,笑着许诺:“先吃晚饭,等明天我陪你打。”

周泽楷这才点点头,跟着下楼。

(15)

回到学校后,周泽楷就开始忙碌。

自十一过后,各社团运行渐渐进入正轨。因为各个院系都有各自的元旦晚会,最早的11月末就举办了,所以前期工作从这时就开始了。

周泽楷是学生会新人,跑腿的任务自然少不了,加之他长得好看,却并不骄纵,反而十分内敛,虽然不爱说话,很多人都乐意带着他。有时弄得晚了,就要在外面吃饭。

这天也是如此。学姐带着他和同级的两个男生出来采购道具,等买完时天已经晚了,他们就近在一家小餐馆解决晚饭。吃饭时周泽楷收到叶修的短信,问他在哪。他犹豫了一下,看着桌边堆满的购物袋,将照片和定位一起发了过去。几乎是发出的同时,他就收到了叶修的回信:等我。

学姐留意到他的动作,笑着问:“诶,小周在和女朋友联系吗?笑得这么开心。”

周泽楷摇摇头,将手机倒扣在桌面上。

叶修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吃完了饭,他帮着将东西放后备箱,跟几个人打招呼:“我是小周的表哥,他平时麻烦你们照顾了。”

学姐连忙摆手:“没有没有。”

叶修善谈,一路上时不时说些小笑话,倒是从未冷场。F大不禁车辆,叶修一直将他们送到宿舍楼下,又拿出准备好的小礼物送给几人,笑着告别。

只剩两个人了,周泽楷坐在副驾上,叶修捏了捏他的脸,有些惆怅:“这才几天,你怎么又瘦了?一会儿回家周阿姨肯定要心疼了。”

周泽楷眨眨眼:“回家?”

叶修无奈:“你忘了吗?明天是你生日,前些天不是还问过你要邀请哪些同学。”

周泽楷确实忘了,下周就是本系的元旦晚会,这些天他们忙得不可开交,自然也没心思注意别的。

周父周母已经从国外回来了,周宅也装饰一新。周家有半年多没出现在社交圈内,他们虽不在意这些,但再次登场时,该有的还是要有。

这次周泽楷只邀请了同宿舍的几个人,宴会开始后他们就一同坐在角落里吃东西。这次苏沐秋也跟着混了进来,就跟在叶秋叶修身边,谈笑交际,如鱼得水。舍友在聊着学校里的事,周泽楷时不时看那边一眼。

九点多时,舍友因为还要回学校,周泽楷安排司机先送他们回去。回过头就看到叶修站在门边,他身后是灯火辉煌的大厅,那里面衣香鬓影,大多不是为他而来,可是身前这个人,属于他。

他们接了一个吻,带着果酒的香气,氤氲甜美。

分开后他们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绕过柱子,就看到叶母站在那边,眼神淡淡的。叶修心中一惊,下意识要将周泽楷挡在身后。周泽楷却不肯,坚持握住叶修的手,一双眼睛直视叶母。

叶母笑着看向周泽楷:“小楷,今天你生日,你叶伯伯前几天出去看到一块表不错,正好给你。”

周泽楷走过去接过叶母手中的礼盒,微微低下头让叶母揉了揉他的头发。叶母看向叶修:“我刚刚看小楷也喝了点酒,怕他难受,你先带他去你那里吧,记得给他煮点醒酒茶。”

叶修有点惊讶,但没多问,应了声好,拉着周泽楷向车库走去。

周泽楷拿不准叶母的意思,虽然有叶修安抚,依然不安。叶修温声安慰:“别担心,他们迟早要知道的。而且她让我带你回家,总不是反对我们在一起。”

周泽楷没有被说服,想了想他问:“没看见?”毕竟当时外面挺黑的,他们又躲在柱子后面,没看到也有可能。

叶修不由笑出声,扬了扬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当时太紧张,为了表决心周泽楷与他十指相扣,这个叶母总不会看不见。

周泽楷红了脸,不再试图解释,倒在椅背上,想要冷静一下。

叶修蹭了下他发烫的脸颊,一边开着车一边想,周泽楷的酒量似乎不太好,他记得宴会上周泽楷只喝了两杯果酒,怎么像是醉了。

回家后叶修去煮蜂蜜柚子茶,周泽楷跟着进了厨房,叶修看他一眼,拿起一片切好的柚子喂周泽楷,周泽楷乖乖叼住吃了,有点酸,也有点甜,很好吃,本着分享的精神,他凑过去亲叶修,唇舌交缠间,叶修尝到了甜香的柚汁,分开后又纠缠上去。





周泽楷一怔,紧紧抱住叶修的脖颈,将脸埋进去:“我也爱你。”

END


谢谢~~~

【叶周】长干里(七)

(8)

等到寒假过去后,离高考也没多久了。周父最近在拓展海外市场,没什么时间管自己孩子,叶修自告奋勇,接过了每天送周泽楷上下学的任务,顺便周泽楷也暂住进他家。

为了给周泽楷补营养,叶修特意请了一个保姆每天来做午饭和晚饭。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叶修抱着周泽楷时,总觉得这小孩慢慢地被自己养胖了,劲瘦的腰部长出些肉,摸着软软的很舒服。但看脸的话,却是瘦了下来,日益显出锋利的棱角。

一模结束后,学校要请家长。周泽楷把考卷拿回来给叶修看,然后故作平静地去倒水,结果等了半天也不见叶修叫他,他忍不住凑到书房门口向里偷瞧,正好对上叶修含笑的双眼,一下红了脸,又有点别扭,干巴巴地说:“家长会你来吗?”

叶修伸手把他捞进怀里,奖励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小周考得这么好,我当然要去看看。”

周泽楷眼睛一亮,想起老师的吩咐,指着自己的试卷说继续说:“要你谈经验。”

这次市里统一的考试周泽楷直接拿了个第一,老师嘴上没说,可眼里的笑根本忍不住,只一个劲地要周泽楷叫家长来谈谈经验。

叶修本以为自己过去坐坐听老师夸自家小周就好,没想到还要上去演讲,有点发愁:“小周你平时都是自己学的,我哪有什么经验啊。”

周泽楷抿着嘴笑,眼睛亮亮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叶修受不住他这个表情,无奈:“好吧好吧。”

家长会那天叶修向陈果请了假,想到要装作家长去给小男友开家长会什么的,感觉还有点激动。把车停好后,他给周泽楷发了条短信,没一会就看到周泽楷跑过来,停下后没缓过来,手撑着膝盖喘气。叶修手轻拍他的脊背安抚他:“别急呀。”

周泽楷只是摇头,等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拉住叶修的手,带着他往自己教室走。一路上不少人都在回头张望。叶修刚开始还以为是在看周泽楷,后来见到老师,听见老师猛吸一口气问:“叶修?!”才反应过来。他笑着点点头,伸出右手和老师握了一下:“老师你好,我是叶修。周泽楷的表哥。”

叶修虽然退居幕后,但知名度还在,几次蝉联影帝的他不知是多少人的偶像,导致一场好好的家长会差点变成签名会,甚至还有别班的慕名而来,等终于摆脱众人逃出学校时,已经华灯初上。叶修直接带着周泽楷去一家清净点的饭店吃饭,点餐后一回头就看到周泽楷带着崇拜的小眼神。头凑过去,和周泽楷鼻尖对着鼻尖,问:“平时还没看够吗?”

周泽楷笑,只说“不一样”。

哪里就不一样了呢?月色更好,灯光更美,你好像越来越帅了呢。

忙里偷闲后继续工作。帮着给苏沐橙挑剧本,莫凡转了方向去乐坛发展,需要重新规划前路。苏沐秋病好了大半,时不时上楼来蹭个饭。

天气渐渐变热,衣服越穿越少,高考也到了。

那天早上叶修把周泽楷从被子中捞出来,看着周泽楷脸上迷糊的表情,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个够,这才把人放开:“走!哥带你去考试。”

考试用具都是前一天准备好的,出门前又检查了一遍。叶修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这几天家长当上了瘾,反反复复叮嘱着,最后说:“考不上也没关系,我养你。”

周泽楷难得见他紧张,一路上“嗯嗯啊啊”地答着他,最后到校门口时握住叶修汗湿的手,凑过去在叶修唇上舔了一下:“唇干了。”

叶修怔怔地摸着自己的唇角,释然一笑:“你去吧,我在旁边的奶茶店等你。”

周泽楷点头答应,背着书包走了。

叶修停好车,点了一杯果汁找了个隐蔽的角落等着。他的周围坐的都是家长,等的烦了就开始围成一圈,这个说自家儿子上次考的有多好,那个担心自家女儿发挥不好。恍然间产生了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9)

周泽楷自小就长得好,粉雕玉砌的。因为不爱说话,犯错时也不需要解释,只眨巴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笑一笑,叶修心里就生起了罪恶感,最后只能认命地背黑锅。但大多数时候周泽楷都是听话的,奶声奶气地叫一声“叶修哥哥”,叶修就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捧过去送给周泽楷。

出走的那几年,他流窜于各个片场,忙过今天不知明天,偶尔想家了,相比自家不懂事的弟弟,他更多想起的却是周泽楷。在他心里,小少年永远是微笑着叫他哥哥的小天使,他总担心周泽楷会因为不爱说话被人欺负。

等到再见面,就是在选拨场内。

少年即使未经雕琢,也在人群中散发着耀眼的光亮。他一时焦急,把人拽出去时脑子里是都是空的,以致一个没注意,周泽楷就被人欺负了。他心疼又无奈,即使之后料理了许老板,可还是觉得心里扎了根刺,不自觉地再次把人纳进自己的羽翼之下,没事时就跑去陪着。等晃过神来,早已泥足深陷。

他想着两人的过往,想着周泽楷看向他时纯然信赖的目光,最后决定放弃,慢慢疏离。

那天他把周泽楷送回家,笑着说:“我明天就走了,接了一部电影。”

周泽楷以为和之前一样,问:“去多久呀?”

叶修假装想了一下,说:“这次和文州合作,他要求比较严,从前期准备到拍完,可能要一年半。”

周泽楷有点失望,垂下了脑袋,过了一会才叮嘱:“照顾好自己。”

叶修微笑着答应:“不用担心我。好了,你快回去吧。”然后摆摆手,关上车窗,离开了。

那次拍的电影选景在一个山坳里。山里人朴实无华,日出而耕日落而归,时间好像怕打破这宁静,走得悠长而缓慢。

这次拍的是一部文艺片,关于木雕师的。叶修之前没接触过木雕,为了适应角色,他提前来这里找一位木雕师学了两个多月。可等到真正开拍时还是困难重重。喻文州虽是个好性子,拍摄时却十分严厉。一场黄昏时对着山谷苦思,雕下第一个成品的戏就拍了一个多星期。

中午吃饭时是最清闲的。喻文州找到他,点了点手机。叶修瞥一眼,有点无所谓:“你之前应该就猜到了,早晚的事。”

新闻标题很惊悚,什么影帝的没落,嘉世的抉择之类,其实不过双方在一些方面始终无法达成统一,决定终止协约。本来没什么,可这边戏还没拍完,因为这个变数,喻文州不知要多出多少工作。

叶修想到这一点,有些歉疚,道歉:“对不起,我没想到嘉世会选在这个时候。”

喻文州摆摆手表示不介意,走出去跟黄少天打了个电话,回来后只当没事发生,继续拍。

等到全部拍完,之前与嘉世关系破裂的新闻早已成为昨日黄花,只剩余波在暗处汹涌——苏沐秋兄妹跟着他离开了嘉世,为了赔偿违约金,他们身上的钱大都赔出去了。最后三个人只能挤在叶修之前买的一个小破房子里。

嘉世现在在娱乐圈的影响力虽不如以往,可到底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三个人加起来金色奖项捧了六七个,愣是没有戏接。最苦的时候只能再次去片场等着,排队领个炮灰角色,境况直到遇到陈果,商定着开了兴欣才好转。

当时太忙,叶修很久都没想过周泽楷。结果他耐心地等着角色,坐在路边吃剧组盒饭,周泽楷却一言不发地找来了。

少年衣服口袋里放着一张银行卡,里面是自己这么多年攒下的压岁钱。他跟着叶修去叶修现在住的地方,走时悄悄把卡留下了。叶修看到银行卡时只笑,没还,也没用,打开钱包放了进去。钱包里照片早已换了一张,十六岁的少年穿着校服,腼腆地笑着,眼中仿佛盛满了整个夏天的美景。

这年年末,和喻文州合作的那部电影拿下好几个大奖,叶修再次捧起影帝的奖杯,兴欣的境况才慢慢好起来。

在颁奖典礼上,叶修笑着告诉众人,他决定息影,转向幕后。

大年夜,他踏雪回到叶宅,叶母红了眼眶,一家四人围坐在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周泽楷得知消息,想着两家离得不远,跟周母说一声就跑了过来,进家时先被叶母拦下塞进一个红包:“哎呀,小楷今年就18了呢,时间过得真快。”

叶秋看一眼周泽楷还未长出棱角的脸颊,替他打抱不平:“小周11月的生日,离十八还远吧。”叶母只当没听到,拉着周泽楷的手和他说话。

叶修看到周泽楷肩上的落雪,提醒:“门口冷,进来说话吧。”

晚上叶父叶母熬不过,先去睡了。叶秋也跑回房间玩电脑。叶修看着正在打瞌睡的周泽楷,拉着他上楼去洗澡。

叶修的房间有一扇落地窗,透过窗子能看到远处有人在放烟花,在墨蓝天空下留下点点光影,一时花团锦簇,热闹非凡。

周泽楷不知道什么时候洗好了,站在他身后,轻声地说着什么。

叶修没听清,也没太在意,看他只围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就让他坐床上,自己上手拿过毛巾给他擦头发,顺便把空调的温度调高。

周泽楷抬头盯着他,嘴抿得紧紧地,看着像是在生气。叶修想了一下,问他:“你刚刚了说什么?我没听清。”

周泽楷垂下眼睑,过了一会才说:“没有。”


【叶周】长干里(六)

(7)

浑浑噩噩的地睡到了早上。周泽楷揉揉自己的眉心。昨天梦到的那些事,发生在他初三的时候,他还未发现自己喜欢叶修,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生活中阴暗的一面,也是那时他模糊地感知到,两个男性也是可以在一起的。他因许老板的话而恶心反胃,又因叶修的怀抱安心沉沦。

今天是周末,周泽楷没什么事干,干脆拿出几套卷子开始写。等到傍晚叶修才回来,给他做过饭后就又出去了。

周泽楷心知这几天叶修没时间管自己,明天又到周一了,干脆出去打车回家。

下次见面已经是一个月后。苏沐秋出院,叶秋拉着他去帮忙。他存着私心,跟了过去。

叶秋一个大少爷根本没干过家务,一路上不是在和叶修吵架,就是在和苏沐秋拌嘴,弄到后来,苏沐秋干脆捂住自己的额头,倒在椅背上,手颤巍巍地指着叶秋:“你、你别说话!我脑子疼。”

叶秋这才想起苏沐秋之前脑震荡,说不定有什么后遗症,只得闭上了嘴,可怜兮兮地凑到周泽楷旁边小声地抱怨。

苏沐秋苏沐橙的家就在叶修楼下。

苏沐秋自看到周泽楷起就不住地打量着,等到叶修和苏沐橙进厨房去做饭,他才招手让周泽楷过来,小声道:“小周是吧,我跟你说,叶修那家伙把你小时候的照片放在自己钱包里放了好几年。你可要小心他那个怪蜀黍。”

周泽楷的脸腾得红了,连忙解释:“……不是……”

叶修听到声音从厨房探头出来:“小周你过来帮帮我。”然后丢给苏沐秋一个警告的眼神。

再过几天周泽楷就要放假了,晚上回到家后周泽楷就眼巴巴地看着叶修,这么久没见了,总要有点表示吧。

结果叶修只是拍拍他的头,洗澡过后两人就上床睡了。

年底正是忙的时候,各种奖项的颁布,电影杀青,再加上苏沐秋出了车祸。叶修和陈果在公司里忙得恨不得一个小时掰成两个小时用。等终于忙完了,已经是大年三十。

陈果大手一挥,让他放到元宵过后。

今年周父周母提早出国度假,所以从放寒假起周泽楷就搬去了叶宅。这样反而没了自由,周泽楷不好意思跟叶母说自己想去叶修那里。

心心念念地盼着,年夜饭都摆上桌了,叶修才回来。他穿着一身黑西装,红色的领结,头发用发胶固定着,没了平时那懒洋洋的姿态,散发着一股子精英气。他看到周泽楷,笑了一下,就回房换衣服了。

周泽楷也不敢跟过去,就坐在桌边等着。他身边有个空位,给叶修留的。

吃饭的时候叶母正给周泽楷夹菜,看到他旁边的叶修,忽然问:“小修,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什么时候带回家给我看看。”

叶父一听,也抬头看向叶修。

叶修笑笑。餐桌下周泽楷一时紧张,不小心踢到了他,他手在下面,安抚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腰,才说:“他比我小,人又害羞,再过段时间我就把人带回来。”

叶母点点头,没再细问,转头说起了别的。

叶秋跟着出了一身冷汗,瞥了叶修一眼,暗自皱眉。

自从知道了叶修和周泽楷的事,回家后他就旁敲侧击地跟叶母打听过她对同性恋的看法。当时叶母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半晌来了一句:“你要是想领个男朋友回来,妈也没意见。只要你爸不反对就行。”

后来他就没敢再提。

在叶宅住了两天后叶修就忍不住了,带着周泽楷回了自己家,路上路过小商店还去买了两瓶润滑剂,然后站在一排安全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周泽楷跟在他身后,把脸埋进了围巾里,只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睛,不解地看着他。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他,压低声音说:“我在想你喜欢哪个?”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气鼓鼓地拉住叶修往外走,结了账上车后,才说:“我不要!”

叶修笑着看他:“你不怕吗?”

周泽楷看他一眼,凑过去在叶修耳边说:“我不怕。我只要你。”然后满意地看着叶修忽然加快了车速往家赶。

回去后刚进门,叶修就压着周泽楷在沙发上做了一次。




【叶周】长干里(五)

(6)

周泽楷在叶修家住了两天,到星期一要走时已经有点恋恋不舍了。叶修把人送到了校门口,揉了揉他的脑袋安慰:“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周泽楷应了,这才下车。

叶修直接开车去了兴欣,还没来得及去停车就被叫住了,他扭头看到陈果和苏沐橙正跑过来,想问怎么回事,陈果敲着车窗说“开门!我们去医院!”。

在路上叶修才知道来龙去脉。前阵子苏沐秋接拍了一部电影,正好昨天杀青,结果今天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车祸,现在已经送去了市中心医院。

叶修听的时候已经出了一手汗,也不管红绿灯了,放开了往医院赶。到的时候手术还没结束,苏沐秋的助理小李站在一旁,看到几人忐忑不安地走过来,还没说话就先流下了泪,哽咽着说:“是我不好,苏哥说想早点回来,我也没拦着,他,他昨天半夜就开始往回赶……”

苏沐橙已经顾不得听了,站在门口想向里张望。陈果陪着她,叶修拍了拍小李的肩安慰他,之后自己出去,在通风口抽一根烟。

他有烟瘾。小时候离家出走,碰巧遇到了苏沐秋苏沐橙两兄妹,之后三个人一起打拼。刚开始日子很难过,烦躁的时候两人就躲开苏沐橙,一根一根的抽烟直到天明,后来他就上了瘾,总觉得烟就是自己的革命伙伴。反倒是苏沐秋,后来渐渐地戒了烟。

别看后来叶修和苏沐秋捧回了一座又一座影帝的奖杯,刚开始也是从跑龙套开始的。之后生活渐渐好了,买了房子买了车,偏偏和原经纪公司闹掰了。遇到陈果时三人的钱都交了违约金,正落魄,还是靠陈果卖了自己的网吧,才开起现在的兴欣。

三个人相依为命那么多年,早已如亲人一般。而现在,其中一个正躺在手术室里,生死不明。

又等了几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手术很顺利,发生车祸时苏沐秋打了急转,减轻了撞击,虽然身上还是碎了几块骨头,至少命是保住了。

几个人松了一口气,隔着玻璃看躺在里面的苏沐秋。叶修让几个人先回去,带点换洗衣服,再吃点饭,自己守在这里。

 

吃晚饭时周泽楷又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一天了,叶修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没有。他估计叶修那边出了什么事,有点担心。他犹豫着想问,可又怕打扰到叶修,只能按捺住了,心里决定再过两天还是没有消息的话,他就去问。

结果之后也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周泽楷给叶修打电话,没人接,不得已打给叶秋,叶秋的声音顿了顿,说:“他在市中心医院,苏沐秋出车祸了。”

周泽楷了然。他知道苏氏兄妹。叶修离家出走的那几年,就是和苏氏兄妹一起生活的。对于苏沐秋,他只在电视上看过,少年笑容耀眼,明亮得像一颗宝石。

他记下了地址,一直赶到医院门口才想起去买了水果篮,走进去。

因为苏沐秋知名度太高,他刚到病房那一层楼就看到一堆挤在那里的记者。眼看着挤不进去了,他正着急,手就被人拉住。一回头发现是个女生。

女生带着鸭舌帽和口罩,只露出有着浓浓黑眼圈的疲惫双眼。她一言不发地拉着周泽楷出去,转了一大圈走到一条十分清净的走廊上,才卸下口罩,笑了笑问:“小周,你是来看我哥哥的吗?”

周泽楷看到是苏沐橙,露出个笑,点点头。

走廊的尽头就是苏沐秋的病房,里面有两张病床,一张上面躺着苏沐秋,另一张上面是叶修。

苏沐橙见他担忧地看向叶修,体贴地说:“他没事,只是前两天守夜太累,就在这里睡一会。”她刚刚出去买了两碗粥,走过去叫醒了叶修让他吃饭。

叶修一抬眼看到周泽楷,才想起自己已经好几天没跟他联系,怪不得小孩自己找到了这里。他招招手把人叫到身边,直接搂到怀里,压低声音解释了几句,这才开始喝粥,间或喂了周泽楷几口。等吃完了,周泽楷才想起旁边还有苏沐橙,瞬间红了一张脸。

苏沐橙眼中有几分了然,摆摆手说:“叶修,你带着小周先回去休息吧。”

叶修确实累了,点点头答应:“晚上我再过来。”

等回到家,叶修还想抱着周泽楷温存一下,却直接被赶回了房间睡觉。周泽楷给周母发短信说了一声,就抱着抱枕躺在沙发上开始发呆,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时整个家都是沉寂在一片黑暗之中,周泽楷缓了一会,直起身才看见餐桌旁留了一盏暗黄色的灯。他走过去,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叶修让他把做好的饭热了再吃,自己已经去医院了。

对于这件事,虽然知道伤者为大,周泽楷还是介意地要命。

往前数几年,叶修还没回来,他就只能偶尔从新闻里窥见一点叶修的消息。相比圈子里的其他人,叶修是真的洁身自好,从影这么几年,除了前些日子的苏星蕊,闹出的绯闻一共就两个:苏沐橙和苏沐秋。

苏沐橙长得好看,从小就是美人坯子,又经常跟在叶修身边,跟着的狗仔不知拍了多少暧昧照片。结果两人大大方方的,也不避嫌,该在一起还是在一起,后来这绯闻反倒没人信了——然后就开始传叶修其实是Gay,真正的另一半是苏沐秋。

报道说的信誓旦旦,什么竹马竹马,帮着养妹妹,每天一起进进出出的,三个人住在一起不知道被多少人YY出多少情节。

周泽楷自然都看了。那时候他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心思,只是从小就喜欢粘着叶修哥哥,所以把关于他所有的报道都搜集了起来:除了拍电影的通告,就只有这俩绯闻相关的了。

看了心里泛酸,不看又牵挂。

后来听说叶修所在的剧组要公开遴选配角,他干脆就去了。

十五六的小少年,身姿挺拔,穿着简单的T恤仔裤,像一颗青葱的幼苗,单纯无辜,青春无限,却又诱人心神。尤其是那张脸,虽还幼嫩没长出棱角,可即使放眼整个娱乐圈,也没几个比他好看的。他身边连个带路的人都没有,初生的牛犊般,一下闯进了这个大染缸里,硬是拓出一片明亮。

叶修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的,他看到周泽楷后一颗心差点跳出来了。苏沐橙还在打趣着“那个小孩怎么跟你钱包照片里的那么像”,他就已经走过去,拉着小孩的手臂拖了出去。周泽楷也听话,反正他过来就只是为了见叶修一面,现在见到了,出去也无所谓。

反倒是叶修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们俩站在窗边,叶修点了一支烟,看着窗外,过了一会才说:“你等我会儿,我送你回家。”

周泽楷乖巧的点点头:“好。”

叶修的角色是已经定好了的,这次是来帮忙看看。他进去跟导演说了一声,就打算先走,结果导演拉住他,一叠声的问:“刚才那小孩是谁?我看着不错,让他来试试戏吧。”

叶修无奈:“他是周家的小少爷,只过来玩玩。”

一听周家,导演也不问了,摆摆手让他先走。

叶修又去跟苏沐橙说了一声,才去找周泽楷,就看到小少年正甩开许老板的手。这个许老板他认识,在圈子里也是有名的,专爱挑美少年,是这部戏的投资者之一。

许老板没看到他,被甩开也不恼,调笑着靠近周泽楷:“小美人,你想要拍什么?跟我去吃个饭,回头我给你安排个男主角也不是不可以。”

周泽楷只低着头看脚下,他不知道叶修什么时候回来,担心自己让叶修难办,也担心真的被人带走。最后他深吸一口气,一把推开自己面前的人向外跑,结果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他闻到了熟悉的淡淡的烟味,知道是叶修来了,直接把脸埋进叶修怀里,搂紧了叶修的腰,再不肯出来。他听着叶修在他耳边说话,可许老板灼热的目光却让他如芒在背。

叶修抱住周泽楷,感觉到小少年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温和地安抚着周泽楷,眼中却闪过寒芒,他看向许老板,一字一顿道:“我劝你不要动他。”

许老板恍若未闻,他只盯着叶修怀里的少年,T恤被叶修的手臂勒紧,能隐约瞥见那劲瘦的腰身。刚刚闹出了声响,已经有人看过来,他却不想离开,可又惧于叶修现在的地位,摇摆不定。

最后是导演出来解了围。

叶修牵着周泽楷的手,十指相扣,带他一级一级走到地下车库,带他上车。这是周泽楷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直到这时他还在发着抖,手脚冰凉,怔怔地看着窗外。叶修有点心疼,捏了捏他的手,搂住他:“别怕,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周泽楷抬头看他,动了动唇,最后说:“……没事。”

叶修把周泽楷送回了家,之后连续几天到周宅门口接送他上学,过了一周才飞去别的地方拍戏。

那次的事,于周泽楷是一次失败而冰冷的尝试,虽然他贪恋之后几天叶修的陪伴,却再未有过踏进娱乐圈的想法。


偶遇叶叶(〃∇〃)